西宁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现实

我的魔法时代 70.大海妖的秘密2

来源: 分类:现实 查看:7次 时间:2019年06月07日

我的魔法时代 70.大海妖的秘密2

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有最阴暗的角落,里面藏着最为恐惧的东西。

大多数人对蜘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原本以为这两位邪法师既然加入了隐修会,就应该有时刻为隐修会赴死的觉悟,可是没想到他们居然在巨型蜘蛛面前,恐惧让他们心底的防线一下子崩溃掉。

……

这些关在铁笼子里被斩断了八条蛛腿的巨型蜘蛛们,就像是一个个巨大又恶心的肉蛋。

它们进食的方式及其恐怖,一般来说是将猎物缠绕成白色的丝茧,然后向猎物身体里面注入腐蚀性毒液,让猎物在丝茧里化成一包粘稠的营养液,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之后,巨型蜘蛛们从口中伸出一根一米多的骨针,刺入丝茧之中,将丝茧里面的营养液吸进腹中。

死亡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这种被巨型蜘蛛制成白色丝茧致其死亡的方式,无疑会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尤其是灵魂会被禁锢在丝茧里的这种说法,是我在一本杂谈上看到的,真实性还有点鉴证,没想到这两位邪法师居然都相信这种说法是真的,于是这句话就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们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我让人将两位邪法师分隔开,让他们分别为我讲述他们所了解的贾斯特斯。

……

桌上摆着一壶热茶,邪法师厄特利双手捧着茶杯,披着一件亚麻布缝制的罩衣,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

‘咕噜’

喝了一口温热的茶水,他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潮,厄特利眯着眼睛盯着我,他的眼底稍微显得有些浑浊,他停顿了几秒钟,才问我:“你想知道一些什么?”

“从头开始说起,只要是关于贾斯特斯的事情,我都想听听!”我对他说。

厄特利长长吐出胸腔里的一口浊气,稍微整理一下语言,然后才开始讲述:

“五年前,我们奉命来到瓦丝琪位面。

就是为了寻找一张名为‘洛可可之花’的魔法药剂配方,隐修会总部一纸调令,让我们从帕莱斯蒂纳省的翡翠海湾来到瓦丝琪,我们一队人分散潜入瓦丝琪位面各个角落,四处打听这张魔法药剂配方。

关于‘洛可可之花’魔法药剂,你知道多少?这是一张从地狱界魔族流传出来的魔法药剂配方。

这么多年以来,我们的组织一直致力于‘黑魔法’这方面的研究,听说瓦丝琪位面出现传说中的‘洛可可药剂’魔药配方,自然不会错过,。

好在这张魔法药剂配方一直以来,都被当成一种很特殊的香水配方,被瓦丝琪位面上的一个小领主保存着,这位领主的父辈也曾是一名魔法师。

那位魔法师大人曾经也想过,按照药剂配方上所写,配制一瓶‘洛可可之花’香水来,可惜一直受到魔法材料的限制,没能收集到足够的‘恶魔之血’,所以一直都没能制成‘洛可可之花’药剂……”

我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等一下,‘洛可可之花’魔法药剂的来历,可以放在以后再说!如果你们还有机会活下去的话,现在我只想听关于贾斯特斯的事情。”

一只手从后面抓住邪法师厄特利脑后的头发,将他向后扯。

他的后背重重撞在椅背上,可是那只手并没有因此停下来,那只手继续扯着厄特利的头发,将他的头拉得微微向上仰起。

邪法师厄特利微微张开嘴,脸上显露着一种痛苦的表情。

“老实点,别耍花样,老娘可没有什么耐心陪你在这耗着。”卡兰措冷冷地对邪法师厄特利警告说。

邪法师厄特利眼中出现一抹慌乱。

我挥了挥手,示意卡兰措退后一步,她才不甘心的松了手,后退一步。

厄特利又惊又俱,他调整了罩衣的领口,然后用手轻抚胸口,连续两次深呼吸,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

然后才又对我说道:“之前所说的那些,虽然是关于‘洛可可之花’魔法配方来历的始末,但是与阁下您想要了解的这位贾斯特斯,都有着一些关系。”

“这几年,我们一直在瓦丝琪位面上收集各种魔法资源,通过加拉帕戈斯的传送门输送回帕莱斯蒂纳省,瓦丝琪是个富饶的位面,这里除了藏在各个岛上的魔法矿之外,海中还有猎杀无尽的海兽。

一直以来,无数商船行驶在这片海域之中,却一直在遭受着海盗们的侵扰。

门萨家族在瓦丝琪位面上的军力有限,那些舰队根本没有办法对海盗们展开大规模的围剿。

多年以来,海盗们在瓦丝琪位面攒下了一笔数额惊人的财富。

直到瓦丝琪位面上出现了一位很了不起的海盗王,他将所有海盗的财富都让囊括到自己手中,在他临死之前,将这份宝藏藏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这份宝藏被称为‘海盗王宝藏’。

这位海盗王制成了一张藏宝图,他将藏宝图一分为二,传给他的两个儿子,目的是为了让的他的两个儿子能同心协力,可惜偏偏事与愿违,在这位海盗王死去没多久,两个儿子就因为这份藏宝图闹得不可开交,到后来两兄弟不惜大打出手,就是为了争夺另一半藏宝图。

这场海战持续了十几年,最后海盗王的二儿子终于败下阵来。

据说海盗王的大儿子当初为了获取海战胜利,请来一位瓦丝琪位面实力强大的海妖助阵,每当海上出现大雾的时候,那位大海妖就会出现,并用歌声迷惑海盗王二儿子的手下水手,将他们的帆船引入暗礁石群,让那些帆船触礁沉没。

听说那位海盗王的二儿子也是死在大海妖的手中,那半分藏宝图也被那位海妖抢了去,后来,那名海妖带着那份藏宝图消失匿迹。

有很多海盗为了能够找到那份宝藏,都在寻找那名大海妖的下落,我们也是最近才追踪到度奈岛上来,有人说那位大海妖早已死去多年,他的后裔却隐姓埋名生活在度奈岛上。

而我们得到的情报,度奈岛的盗贼工会酒馆的老板贾斯特斯,就是我们所要找的大海妖后裔。”

厄特利说到这儿,才缓缓停下来。

我有些好奇地问邪法师厄特利说:“你们从贾斯特斯口中问出了什么?”

厄特利对此毫无隐瞒,对我说道:“这家伙一直不肯透露任何消息,所以我们就采取了一点点小手段,可惜还没等手段奏效,就被阁下找上门来。”

我又对厄特利问道:“你口中所谓的手段,到底是什么?”

厄特利对我说:“我们喂了他一点含有‘恶魔之血’药水,让他一度陷入美好的幻觉之中,这东西长期服用的话,会形成一种依赖,而且还会上瘾。”

“一旦成瘾,那就意味着他已经将灵魂卖给了恶魔,我们希望能够凭借‘恶魔之血’,让贾斯特斯屈服,毕竟我们需要他带着我们寻找宝藏。”

“算起来,他距离第一次毒瘾发作,应该不会太远了。”

我见识过‘恶魔之血’毒瘾的威力,当初因为服用‘暗影之体’药剂,苏差一点就被毒瘾毁掉。

现在看来黑魔法隐修会也知道‘恶魔之血’的邪恶之处。

听到这里,我才知道关于‘海盗王宝藏的传说’居然是真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从约翰尼.琼斯船长手里获得的半份藏宝图,也许就是海盗王宝藏的那半份藏宝图……我不得不对自己说:吉嘉,你有点太异想天开了!

……

只是我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我询问那些‘贩奴者号’上的水手们,没有水手对我说出实情的真相,现在看来他们并非是不知道大海妖的传闻,只是一直不肯说罢了。

让我更想不明白的是,有关于大海妖的问题,我也曾问过埃文伯爵,他们居然也表示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呢?按说他们没有理由对我隐瞒大海妖的消息啊。

于是,我问厄特利:“为什么我问船上那些水手,所有人都表示从不知道有大海妖这回事?”

厄特利不假思索地对我说:“那说明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你船上的那些水手全部都是海盗。”

“海盗王宝藏的秘密只是在海盗之间流传,海盗们不想有更多人知道这个秘密,当然不会对外人说起这件事,这是一个海盗们约定俗成要一直遵守的规矩。”

“……”我有点无语,心想回‘贩奴者号’之后,一定好好修理这群狡诈的水手,他们口风还真是紧啊!

其实,我想不明白的还有来到度奈岛之后,我们请了一名无比熟悉度奈岛的向导丽塔,我原本就是想从她的口中获知一点有关于大海妖的消息,但是她不仅表示不知道,还将我们带去去了酒馆

我的魔法时代  70.大海妖的秘密2

我们在酒馆的盗贼工会里面打听大海妖的消息,我不明白为什么就连盗贼工会也对我们隐瞒事情真相。

于是我又问厄特利:“那为什么我在度奈岛上酒馆的盗贼工会里,也没能打听到大海妖的消息!”

厄特利对我直言:“这就更不难解释,因为这家酒馆真正的老板,本身就是——贾斯特斯。”

就在这时候,审讯室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卡兰措走到门口,一位兽人战士出现在审讯室的门口,轻轻地在卡兰措耳语几句。

卡兰措微微点头,表情却是没有什么变化。

等到兽人战士说完,卡兰措才返回到我的身边,凑在我耳边告诉我:“贾斯特斯的毒瘾复发,要不要去看一看……”。

……

当我走到贾斯特斯所在的那个养伤的石室,才发现石室外面站着十几个兽人战士,将石室门口围堵个水泄不通。

直到我和卡兰措走过来,兽人战士们才让开一条路,让我和卡兰措走进石室。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残破凌乱的房间,房间里面一片狼藉。

打翻在地的陶罐摔成了几片残破的碎片,地上还布满了羊皮褥子的碎屑,看来像是被巨力硬生生撕碎的,那名耶罗土著女人躲在石室的角落里,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

这时候,贾斯特斯站在石室中,他的脸上苍白无血,瞳孔里呈现出一种幽蓝色的辉光,身体的皮肤下隐隐的出现了一层细细的鱼鳞纹,而在他手臂,大.腿两侧,脊椎骨上竟然生出一些骨刺来,那些骨刺看起来有些像鱼鳞一样。

没想到,贾斯特斯竟然幻化成一只半人半妖的怪物。

这下子,立刻验证了刚刚邪法师厄特利所说的话,贾斯特斯果然是大海妖的后裔,只是看起来他身体一部分还拥有人的特征,但同样有一部分显露出大海妖的身体特征。

贾斯特斯看起来变得有些疯狂,看到我推门走进来,充满了敌意地大声吼着。

看得出,他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身上的毒瘾,为此,他不惜化身为半人半妖的状态。

他看到我以后,眼中闪过暴虐的目光,大吼了一声,就张牙舞爪地向我冲过来。

还没等他冲到我身边,就被一条雪白的大.腿踹飞了出去,这一脚力道十足,他的身体丝毫不受控制,向后跌出去,‘砰’的一声,后背撞在石壁上。

从表情上可以看出来,贾斯特斯显得很痛苦,他想要寻找一个方式发泄出来。

见到卡兰措从我身边走上去,我拉了拉她的手臂,对她说:“小心点,别把他打死了,他在毒瘾发作之前,身体状况很差的。”

卡兰措对我点了点头。

这时候,贾斯特斯挣扎着站直了身体,又在极度不舒服的状态下,摆出扑击的姿势。

贾斯特斯再次扑上来,就像是一只猛兽一样,本能的驱使之下,想要将卡兰措扑倒,可是他有点太低估卡兰措所拥有的力量了,当他身体腾空的那一刻,卡兰措突进到他身前,用肩膀狠狠地撞在贾斯特斯的小腹上,贾斯特斯再次像断了线的风筝,向后跌落下去。

看到贾斯特斯蹲在墙角不停的喘息,卡兰措对他大声地喊:“起来啊!怎么,就只有这点本事吗?你不是所谓的海妖后裔吗?难道海妖一族的体质都像你这样残废吗?”

听到卡兰措这样说,贾斯特斯眼中爆闪绿芒,再次发出一声大吼,像炮弹一样从地上弹起,冲着卡兰措撞过来,却被卡兰措侧身抓住手臂,一个动作连贯的过肩摔,再次将贾斯特斯摔出去。

贾斯特斯的身体贴在岩石地面上,滑向远处,‘砰’的一声撞在石壁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