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万古剑宗第二十六章半条真相可怜之人可恨处

来源: 分类:二次元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12月09日

万古剑宗 第二十六章 半条真相,可怜之人可恨处1

邯郸城,乃是水陆要冲,天下雄城整个城内被分为东南西北中五个区

城中不用多说,自是整个大赵的心腹――大赵王宫所在,城南为大赵大官贵胄的府邸聚集地,城北则是普通的平民区,而城西和城东则为繁华的商贸区尤其是城东,这里的繁华程度并不比蜀山城差

不光来自四国与巴蜀的生意人遍地,甚至北漠南蛮的人也不鲜见,互通有无,热闹非常

林祜、夕夕、万屠虎走在摩肩接踵的城东大街上,这一会的功夫林祜已经拍掉了四个伸向自己腰间的手

猫有猫道,鼠有鼠路

不管是多么繁华的城市,都难免有乞丐与偷儿,而且乞丐里面九个偷这句话却是一点不假

这行窃的大多都是乞儿,被林祜发现也是不怕,脏兮兮的小脸露齿而笑,滚刀肉一般摆明了认打认罚

林祜也只能摇了摇头,随手还丢出了几枚碎银子

城东区中央,占地数百尺,竖着一座庞大的酒楼,这楼的名字就叫做“第一楼”

这第一楼号称有第一漂亮的女人,第一烈的酒,第一精美的佳肴,乃是整个邯郸最有名的销金窟

白天这里只做普通谈事喝茶的酒楼,但是到了夜晚,华灯初升,便是灯红酒绿的蚀骨地英雄冢

林祜带着夕夕和万屠虎走进了这第一楼,就在第一层随便找寻了个位置坐下现在午时未到,时候尚早,这第一楼的客人倒也不多

林祜他们刚坐下,立马就有小厮随侍左右,果然不同于普通的酒楼,这第一楼为每一桌都配了专门的仆人随侍

小厮将一个册子递给了林祜,林祜扫了一眼,随即吩咐道:“把叫得出名字的糕点每样来一份”

“每样来一份”那小厮有些不确定,要知道光上面的糕点就有数百份

“嗯”林祜点了点头那小厮虽然还是狐疑,良好的习惯让他还是微笑的退去

林祜看了看一脸期待的夕夕,还有面带一丝菜色的万屠虎,心中有些愧疚今天把夕夕和万屠虎叫出来虽然是另有事情,但是也存着寻点好吃的东西给他们俩补补的心思

很快,一盘盘各式各样的糕点就端了上来,夕夕食指大动,和万屠虎两个人吃了起来

看着夕夕吃的还是那么香甜,林祜暗舒了一口气,还好夕夕的味觉没有因为自己母亲的“荼毒”而跑偏

林祜喝着茶,有些期待得看着门口

时值正午,这第一楼的客人越来越多,虽然这里消费昂贵,可是这世上总归少不了富人

有四名青年进楼而来,最大的大概刚过二十弱冠年纪,最小的则是十七八岁这四名青年皆是黑衣短打,高领黑靴,一身打扮说不出的英姿飒爽只是站最前面的那人衣服扣子却也没扣好,半挽着袖子,露出精壮的肌肉,一双不大的眼睛环顾着四周这青年虽然同样精神,但是却不经意间流露出那流里流气的纨绔气

林祜打量着这人,心想不会是他吧,这眉眼变化好大

这人似是发现林祜在看他,眉毛微挑着回看过去,抬了抬手臂,似是挑衅地秀了秀肌肉

这人带着其他三人走进来,看到林祜旁的夕夕眼睛一亮,手放在嘴里地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号

夕夕埋头专心地吃着自己的点心,浑然没有发现自己被“调戏”

万屠虎却是放下了手里的点心,一脸不善地望着那人

那人耸了耸肩,哈哈一笑,口中嘟囔道:“好凶好凶”也再没做什么动作,摇头晃脑地带着其他三人走开,在林祜他们三人不远的地方也寻了一张桌子坐下

林祜心中却是一笑,就看这欠打的恶少做派,不是他又是谁

那三人坐下,早有小厮随侍左右,嘘寒问暖,要比林祜这桌细心周到不少,显然这恶少是这里的熟客

这恶少咋摸了下嘴,声音有些大:“爷最近忙着训练,连着七八天没尝过酒味了先不用多讲,上两坛最好的酒给爷们漱漱口先”

旁边有人开口劝道:“赵师弟,只能休息一下午,晚上还要回兵院莫要喝醉了”

“嘿嘿,徐师哥,省的省的不会误事的”那“赵师弟”满不在乎道

只听只言片语,便知道这四人乃是大赵兵院的学生

“你叫张五,爷没记错吧”那赵师弟又道

随侍的仆从立马点头:“赵爷真是好记性小的是张五”

那赵师弟随手丢了块银锭过去,足足小半个拳头,够普通人生活一个月还要多:“爷最近在兵院里憋久了,这才放出来,连家还没回给爷说说最近这邯郸城有什么新鲜事没,说得好了再赏”

张五接过银子,揣在怀里,美滋滋地应了一嗓子:“好嘞”说罢,开始讲起来邯郸城得新鲜事来

“四位爷,要说邯郸城最近可是发生了很多大事今年蒙我王恩典,大将军王殿下的六十大寿要与民同贺,这一时间天下风云汇邯郸这里面有不少很多英雄好汉,也有不少牛鬼蛇神小的听说,就在昨天,捕风司就抓住了一个名闻天下的偷香窃玉的采花贼,名号为一枝花这人将主意打在了城南陈府小姐上,犯案之时被当场抓获,那场面别提多精彩了……”

显然这张五深知这位赵爷的做派,自然捡他感兴趣的说

果然那赵师弟听得是津津有味,一脸坏笑地和那张五交流着什么,浑然不顾同桌其他师兄弟脸上有些不喜

发现了同桌几人的不悦,那张五见风停止了这个话题,清了清嗓子又道:

“要说最奇的,要数大将军王府前恶鬼日行了……”

“什么快详细讲”那赵师弟听到“大将军王府”几个字顿时感了兴趣,怀里掏出一锭金子看也没看,就扔给了张五

张五乐不可支的收在怀里,心想自己要不要改行说书,比做这小厮来钱快得多,口里不敢怠慢到:“就在三天前,鬼市的诸位爷爷们集体出动,百鬼开道,抬着一个年轻人入了将军巷

大将军王的魏爷亲自迎接……”

“这魏爷是哪位”同桌的一位年龄较小的人好奇问道

“庞师弟,你不是赵人,自然不知道这大将军王府的魏爷,就是我们学院的那位魏爷……”同桌的徐师兄耐心地向他解释道

“啊……”那小庞师弟口中哎呦一声,下意识就想摸摸自己屁股

“然后呢,快讲快讲”赵师弟有些急躁

“然后据当时在将军巷排队送贺礼的人所说,最后整个将军巷跪倒一片,皆是高呼小王爷回府这大将军王府小王爷从小身体就不好,五年前消声灭迹,现在突然出现,这坊间可是早就流传这小王爷已经……”看到赵爷面色大变,一脸厉色地看着他,张五硬生生把下面“死了”两字咽了下去

恶狠狠瞪了张五一脸,这兵院的赵师弟哈哈大笑,一脸兴奋道:“一定是他回来了一定是他哈哈哈哈,我这就要去找他”

这笑声又大又突兀,整个第一楼皆是一震,客人不禁纷纷看向这人,心里不由得骂了一句“哪来的疯子”

旁边的林祜一直在静静地听着这桌的动静,心里正想着什么时候过去相认,看到这人听闻自己回来后如此激动,心中也不禁是一暖,站起身来正要走过去表明身份,忽听背后一桌有人说道:

“大将军王府小王爷,就是那个邯郸有名的胖傻子”

就见那赵师弟一拍桌子,面色铁青,一脸怒气地望向自己这边,林祜一脸错愕

赵师弟站起身来,踢开了椅子,恶狠狠地盯着林祜:“刚才那话是你个小白脸说的”

林祜有些呆住了还没回答,身后那声音又传来:“是我讲的,你待如何”

临沂治疗精囊囊肿方法

阳泉治疗阳痿费用

牡丹江治疗前列腺脓肿方法

癫痫病到贵阳哪家医院治疗
济南到哪里治疗癫痫好
云南那个医院的妇科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