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

妖荒夜 第四百二十七章 大杀四方

来源: 分类:武侠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6月13日

妖荒夜 第四百二十七章 大杀四方

“恭迎老祖!”大殿内以敖千煞为首的焚天宗修士看到了这道身影,无不是一喜,尽皆单膝跪倒。

这是一名身体干瘦行将朽不的老者。

他脸色蜡黄,额头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抬头纹,整个轮廓如刀削的一般,毫无生机可言。

人如同木乃伊,却从那对昏黄纫眼珠中却射出二道精芒,给人以无以伦比的沉重压力,无形中散发出一种不可亵渎的霸气。

所有的众人面色虔诚而狂热……

只要有老祖在此,此人胆敢来此处撒野,当真就是自寻死路!

“是谁破我护山大阵废我宗弟子,镇杀我派长老?”这老者的眸光如利剑,慑人神魂。

他死死盯住韩星,显然已经知晓所发生之事,在明知故问。

“老祖,便是此人毁我了山门,与我焚天宗为敌!”敖千煞有老祖在傍,替他撑腰壮胆,口气顿时强横了起来。

韩星恍如不闻,冷眼看着敖千煞,摇了摇头,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今天谁来了也救不了你!你的头颅,我要定了!”

敖千煞狞声回应道:“我乃玄级战尊境的修士,你虽为地级战圣,但有我家老祖在此,想要杀我,只怕先死的是你!”他色厉内荏,回头看了一眼那老者。

“闭嘴!”那老者冷哼一声,却没有动手。

“此人究竟是谁,决非是普通修士,为什么在他身上有一股极端危险的感觉,让我感到心悸,我焚天宗何曾招惹了这般修士?”

这老者眼神很是复杂,看着韩星与他脚下的青铜天棺,心中猜疑不定……

韩星戾气冲天脚下铜棺中有煞气不断汹涌,这一人一物此刻变的模糊一片,令人眼神看不真切。

但越是这样越是极度危险!

能将护山大阵强力破除而不受半点伤害,显然实力非同小可!

自己虽为战皇之境,比对方高一个层次,但若出手与之全力一战,不知为何,心中却没有半点把握。

难道对方是扮猪吃虎?

他念头急速转动,片刻后已经有了决定。

这老者一生经历了太多,心智绝非那敖千煞所能比较。

即便是此刻,他也能压制住怒火,决定要把对方实力探透后,再决定如何出手。

“老夫乃是焚天宗的太上长老易行天,你既要与我焚天宗为敌,那好,杀人者死,犯我焚天宗者诛!”他声音冰冷,大声传音:“敖千煞,速将此人斩杀!”

不待声音声音落下,他反手抽出一把一柄赤红色的金剑破空旋转,飞甩到了敖千煞手中。

“镇宗之宝焚天烈焰剑!”

敖千煞向来骄横霸道,今日被人打上门来,若不是对方修为比自己稍高一筹,决不会如此惊惧恐慌。

但现在不同了,他一剑在手,凶残的气焰顿时大涨:“小子,你压的我喘不过气的时刻过了,现在,就让你尝尝曾经让无数战帝抛头颅、洒热血的仙剑厉害!”

“我们一起并肩子上,把这小子给灭了!”余下的十几个长老也跟着趁火打劫,要在老祖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蓦地,敖千煞率先出手。

他手中的焚天烈焰剑红光大作,剑尖上有一股灼热的气息出现。

豁啦一声,空中太阳真火被焚天烈焰剑所吸引,将大殿的屋顶烧毁,一道道耀眼的白光朝着剑身聚集,层层叠叠。

片刻剑气红光摇荡,剑尖上竟凝结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宛如缩小的太阳。

“祭!”

“去死吧!”敖千煞说到最后一字时,双掌猛然推向焚天烈焰剑。

焚天烈焰剑晶光刺目,如一条火龙似的冲天飞舞,万千道火线如金蛇狂舞,形成恐怖的焚天能量,猛地从剑的前端火球中鼓舞冲出。

“轰!”火球炸开,绚光迸爆怒舞,一道巨大的霓光烈焰剑芒,电射飞扫,向韩星当头斩下!

“砰”韩星一拍青铜天棺,棺身上赫然冲出一片黑雾煞气,带着一股霸道,蓦地腾空而起,向焚天烈焰剑迎去。

“轰!”火山瀑发般的剑焰宛如金乌浴火,滚滚冲落,与青铜天棺的黑雾煞气相撞,发出了一声天动地的大响。

只是这熊熊闪耀、炙烫无比的剑芒骤然斩入这片黑雾煞气中,如同万条火蛇被卡住了七寸,登时发出了“咝咝”的响声。

青铜天棺如同一座巍峨而沉重的冰山,发出的黑漆漆的煞气,将灼灼红日般的剑芒死死包裹住,让它变的突然暗淡。

冷热相击,宛如水火交融,满天层层叠爆,涌起团团白气雾瘴。

韩星身如蛟龙,从雾瘴中一下子冲起。

他双手划动,从雾瘴中蓦地冲出一只大手印。

大手印在空中不断变化,搅动的空中气流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从那巨大的漩涡中隐隐约约似有一方古印在旋中,印钮子却是由一尊神兽雕成。

韩星口中轻叱一声,一掌拍出了“天符法印”中的第三十九印。

猛地,云海漩涡似被这方大印压的四周陡然下陷,豁然被炸开,巨大的“印”露出了真容……

一个高万丈、宽达千余里的巨龟像一座神山漂浮在空中

“玄武裂天印!”刹那间,一个擎天大印浮现而出,掌风带着蛇嘶龟叫崩天裂地般的呼啸,向焚天烈焰剑拍去。

“天符法印”乃天下印诀总领,为天帝的一缕神识烙印进韩星脑海中所授,包括“逆天九印”也出自其中。

一百八十八道印诀,每勾动一种大道之痕,便能形成一种法印。

此番,韩星以大手印的方法勾动玄武在天地间留下的大道之痕,打出了“玄武裂天印”,根本无可阻挡。

“轰”

“玄武裂天印”如远古仙兽临世,法印磅礴,镇压诸天。

焚天烈焰剑喷吐出的万道金焰火蛇,刚一触及大印,立时迸炸碎散,断成万千精金碎片,化成了飞灰,只剩下了一个剑柄还算完整。

因为,这剑柄被握在手中,而这只手从腕部齐根炸开,被崩上了高空。

“啊……”大掌印拍下,地上碎石朝上翻腾卷舞,惨叫声传来。

数十名围攻韩星的长老抛头颅,洒热血,肢体断裂,冲天炸飞。

没有一人能够逃过形体龟裂、灰飞烟灭的下场。

尘烟消尽,遍寻敖千煞不见踪影,隐隐可见地下有一滩轰成肉泥的肉酱,一只握着剑柄的断掌落在上面。

敖千煞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震撼性的一幕,让远处焚天门的太上长老易行天冷汗长流。

他忍不住心中狠狠一突,呼吸瞬间一滞,遍体颤抖。

他的面色瞬间惨白,心中知道他这些徒子徒孙,为他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人。

他突然生出一个浑身血肉冰冷的念头:世上再无焚天宗!

随着韩星收掌,空中那尊能吞噬万古的大印,才慢慢虚淡消失不见。

这就是“天符法印”,神级战法!

只是以韩星荒古玄金圣体初成,尚不能完全得心应手的使用,饶是如此,在秦洲大陆足以算的上是顶尖的攻伐杀戮大术!

易行天身为战皇境大能,此刻目光落在这名青衫修士身上,目中尽皆流露出足够的敬畏之色。

他心中己然断定此人必是一方隐世不出的强者,修为还在自己之上。

易行天面露出惊恐之色,不断倒退:“前辈,我闭关己有百年,今日发生之事与我没有没有半点干系,我虽不知所为何事被卷入其中,但还请前辈高抬贵手,放我离去!”

韩星冷哼一声,目露寒光,凝视着易行天道:“你休想!焚天宗千年来,横行霸道,竟以宋城为附属,年年索取供奉,为了修炼物资不知造下了多少杀孽……被你宗刺杀的历任城主就不下十人,可谓人神共愤!”

“千年的事我管不着,我已闭关百年……”易行天老脸一红,开始狡辩。

韩星闻言,继而猛然咬牙,低喝道:“百年内,仅为给焚天宗采掘灵石矿,宋城晶石岭的百姓死伤就有二十万多万人,对交纳数量不够的家族,被你们整整屠了三十二个家族,人数达五十万人之巨!”

“哼!没想到道友竟将我宗的底细查得如此清楚,不过即便如此又能如何?宗门己被你泯灭,你还待怎样?”易行天心暗自凛然,面色微变,瞳孔一阵剧烈收缩。

韩星口中发出一道爆喝:“你敢说这些与你无关?你闭关修炼的物资,可以说每一块灵石,都沾满了宋城百姓的血!当初痛下杀手,今日又有何资格乞讨一线生机。”

“我若放你,便等于放一人而成尸山血海,又不不知会造下了多少杀孽,今日将尔等尽数斩杀,也算是替天行道!”韩星眉头微皱,眼眸蓦然化为淡淡血色,言语之中没有半点愧疚。

焚天宗有如此残暴行径,今日就是报应到了!

不管是谁,都休想改变结果!

焚天宗必亡!

易行天面色渐渐阴冷下去,由最初的慌乱,变得冷静下来,眼眸内寒芒涌动,杀机如潮。

他不想死!但知道眼前此人行事极其狠辣,再多说也是无济于事:“你虽然实力比我强横,但若老夫全力施为,你想要杀我,也要付出大的代价!”

他要逃走!

随即,易行天口中蓦然发出一道低喝:“你……老夫与你拼了!胆敢阻我者,杀无赦!”声音尚未落下,身上气息瞬间巨变,森然杀机猛然爆发而出!

经期延长吃中药可以吗
痛经气血虚弱证表现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中成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