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神墓第220章逆乱时空

来源: 分类:都市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2月16日

神墓 第220章 逆乱时空

霞光闪现,一代天骄澹台仙子,白衣胜雪,脚踏祥云,快速冲进了魔气笼罩的石林中。她的速度疾若闪电,满头青丝被劲风吹的全部飘舞到脑后。

圣洁的光辉照亮了黑暗的石林,澹台仙子毫不停留,瞬间没入了那巨大的洞穴之内,她竟然尾随辰南冲进了魔主之墓!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几乎与辰南同步。惊的所有观战者目瞪口呆,尤其的澹台一派的弟子,更是惊的大呼出声。

澹台首徒王志大叫道:“师傅……”

他腾空而起,快速冲进了石林,来到那巨大的魔穴近前,呆呆的望着那漆黑的洞口,久久未语。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台仙子怎么也冲进了魔主之墓?”

外围的观战者议论纷纷,他们实在有些不理解。

即便是绝情魔王、混天魔王、青禅古魔,也露出不解之色,在他们看来澹台仙子即便与辰南有些交情,但也没有必要拿自己的生命范险。

辰南耳畔呼呼生风,他放松了自己的身体,快速向着魔穴中冲去。

无光无亮,看不到一点景物,唯有滚滚魔气,环绕在周围,唯有恐怖的气息,让人阵阵难耐。

不过,突然间,辰南发现一道灿灿光辉在他上空发出,一道光影越来越近,快速冲了下来。

辰南冷笑,他以为有人追了下来。将大龙刀轻轻扬起。

在刹那间,那道光影冲到了距离他不过五丈处,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辰南……你真的是辰南?是……万年前那个辰南?”

辰南大吃一惊,他听出了来人地声音。竟然是澹台璇!

此刻,对方的声音有一丝颤抖,似乎很惊讶,很吃惊。

“原来你还记得我这位故人啊!”

“辰南快停下来,随我上去。魔主之墓,乃是天界的大凶之地,万万不可再深入了。”

辰南大笑道:“停下来,难道让我上去送死吗?让你的弟子用锁魔阵将我困住,任你发落吗?”

一个洁白如玉地巨掌当空遮拢下来,向着辰南包裹而去。想要将他攫取住。

辰南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道:“变异的擒龙手!哈……哈哈……”

这乃是当年辰南亲自传给澹台璇的功法,虽然被澹台璇改进的大变样。但是辰南还是一眼便认了出来。

“辰南,过往种种,一时半刻难以说明,许多事情我身不由己。但是,今天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对你决没有恶意。今日,我遣一众弟子前来救你,不想他们将事情搞的一团糟。让你心生误会。你快快停下来,我想办法,将你救走。”

辰南手中大龙刀轻挥,素色的刀芒瞬间破碎了那道光掌。

“澹台璇,如果你今日真的是想助我脱困,我表示感谢。但是,天界不适合我,我要重返人间。”

“辰南你是不是听说过,魔主之墓连接天界与人间。才想到这个办法?你可知道这样做有死无生?你快快停下来……”

澹台璇想超过辰南将他截下来,但一时半刻无法如愿。虚空破碎了,澹台璇展开了自己的小世界,向着辰南遮拢而去。但是辰南有神王翼在身,速度之快让人难以想象,在刹那间飞离而去。

辰南并没有飞离的太过遥远,他大声问道:“澹台璇我很想问你,万年前是否对我做过手脚?”

略微犹豫,澹台璇还是肯定了他的疑问,道:“做过!”

“为什么?”

“多方博弈,针对你父亲。”

“既然你与我为恶,现在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你父亲消失了,我身后地势力也消散了,我们再也不是对立的敌人。而且……万年前我们毕竟是朋友,有些人……有些事,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你不觉得很可笑吗?对我来说,你是我地生死大敌,我父亲之所以消失,肯定与你或你身后的势力有关!”

“你父亲的消失,与我们无关,我身后的势力早已烟消云散。万年前的时局太过混乱,许多事情都很让人无奈。当年种种,至今想来,颇让人感叹。”

“哼,我想知道万年前你们为什么要针对我父亲。”

澹台璇叹了一口气,道:“因为你父亲曾经是天界中人,有着另一重身份,针对他地人,便是针对他天界的身份。”

“是否因为他是辰家的第九人,他叛出了辰家,才惹来天界中人出手?”

澹台璇否定了辰南地猜想,道:“那时辰家中人还没有对他出手,针对他的人想从他手里抢走一样东西。”

“何物?”

“传说,你父亲掌有一个残破的世界,有些人想得到它。”

“哼”辰南冷哼了一声,道:“那时的你是否就已经是仙人了呢?”

“还不是。”

“万年前神魔具灭,到底发生了什么?”

澹台璇有些感慨的道:“那时的我修为还不够,无法接触到最核心的秘密。不过不难猜测,极有可能是逆乱阴阳、改天换地的大事件。”

“布局博弈者,天地为局,众生为棋。”不知道为何,辰南一下子就想到了玉如意中的女子,想到了她曾经所说过地话,难道说许多事情都是他们搞出来的?

辰南有许多的疑问,但是现在他却理不出头绪,最后他冲着澹台璇喊道:“澹台璇。难得万载岁月过去之后,你还记得有我这个人,今日你我一笑泯恩仇,再无任何干系!就此别过。你不用送了!”

澹台璇长叹道:“万载岁月啊,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能够再次见到你。只是,你不相信我,对我成见依然很深……不过,今日……我确实想救你。”

即将别离天界,辰南心思百转,他马上想到了天界地雨馨,道:“如果你觉得亏欠我,就帮我照料天界的雨馨吧,我总感觉你似乎比尸皇、比青禅还要强大。”

“雨馨?呵呵……她已经不是曾经的雨馨。五千年前我曾经想杀死过她。但是终究未出手。不过,这一次新生的雨馨,总算还有着半颗善心。今日如果不是尸皇相阻。我想她已经赶来相救于你了。”

辰南心中剧震,澹台璇地修为果然有些可怕。

魔穴根本无从揣测到底有多么幽深,不过澹台璇似乎非常不愿意再向飞坠了,她喝道:“辰南,你再往下坠落。当真有死无生。今天,我没有耍任何心机,确实想救你。因为种种原因。我现在只剩下了一半的修为,如果逼我强行带你回到地面去,将耗费掉我大量功力,那时恐怕就不能带你躲避过几位神王的追击了。”

“澹台璇你请回吧,我不会欠你的情。”

澹台璇幽幽叹了一口气,道:“有些事情,现在真的没有办法对你述说啊。好吧,我只能强行将你带回地面了。”

澹台璇双手不断结印,口中一字一顿。喝道:“逆——乱——时——空!”

辰南感觉时空突然混乱了起来,在他周围出现一道道光华,在吃惊中他发觉自己进入了一个空间通道。

光芒闪烁,时空错位!

辰南眼前忽然一亮,他惊愕的发觉自己竟然出现在魔穴的边缘地带,他竟然真的回到了地面!

“我师傅呢?我师傅用**力将你传送回来,她人呢?”王志看到辰南出现,立刻恶狠狠的咆哮了起来。

石林外众多的观战者哗然,怎么也没有想到辰南会自空间通道回返。

“表哥……真地是你吗?你……真的是我……辰南表哥?”东海神王李道真快速冲到了魔穴近前。

“是我!”辰南用力点了点头。

李道真眼中滚落出泪水,颤声道:“真的是你……我简直不敢相信!”

当年地毛头小子没有变,对辰南依然有着难以割舍的亲情。

“表哥……天界有个辰家,姨父可能……”

辰南眼中也有些发酸,万载过去之后,难得还能见到一个亲人。他用力拍了拍李道真的肩头,道:“只要我还活着,我一定会向天界辰家讨个公道的。”

一边说着,辰南一边冷冷打量着远处的青禅与绝情魔王等人,不过几个老魔王并没有向他动手地意思,一个英挺的年轻男子倒向他一步步逼来了。

“因为半路有重要的事情耽搁,险些误了大事,不过总算还是赶上了。辰南,你不会被我吓得跳进魔穴中逃生吧?”

慢慢逼近地年轻男子,声音有些发冷,神情非常自信。

“你是谁?”

“辰宇明。”

辰南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问道:“天界辰家中人?”

“不错!”辰宇明一眨不眨的盯着辰南,道:“传说辰战有一子名为辰南,不过已经死在万年前,这在辰家秘史中有详细的记载。可是,通过种种蛛丝马迹发觉,你竟然是那个已死去万载的人,你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天界,真是不可思议啊!”

石林外众人哗然,这则消息太震撼了,辰南居然是辰家大叛徒辰战之子,乃是一个理应死去万载岁月的人!

即便是混天、绝情、青禅等魔王都动容了,这实在有些超乎常理。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想起了辰南的话语:“恨天夺我一万年!”

由此,所有人都相信,辰南绝对是万年前的辰战之子。是一个死去万载岁月后,离奇复活过来的人。

远处,众人喧嚣不堪,人们议论纷纷。

“天啊。传说中地盖代高手辰战之子?”

“那可是天界辰家的禁忌啊,直到最近才广泛流传于天界。”

“辰家的”第九人’与‘第十人’居然是父子!”

……

辰宇明冷笑连连,道:“辰南你和你的父亲都是我辰家最大地罪人!你荒废万载岁月,耽误了我辰家多少宝贵时光啊!今天我要抽离出你体内的神兵之魂,剥夺你第十人的身份!”

辰南没有动怒,反而大笑了起来,道:“你先叫声祖宗来听!”

辰宇明大怒,喝道:“你早已不是我辰家中人,你不过二十岁的毛头小子,敢占我口舌便宜。今日我要替祖宗清理门户。”

混暗的石林内爆闪出一道璀璨夺目的光芒,一把炽烈如骄阳般的神剑出现在辰宇明手中,一股浩瀚如汪洋般的力量浩荡而出。压迫的附近的石林不断轰然倒塌,远处地观战者也感觉到了一股磅礴的压力,许多人不由自主向后退去。

青禅古魔双眼中射出两道神光,自语道:“传说中的裂空剑!”

辰南推开了李道真,道:“你先闪在一旁。我要向天界辰家收一点利息。”

大龙刀同样激发出一道璀璨神光,虽然是断刃,但是一点也不弱于裂空剑所透发出地磅礴威压。景色神芒威不可挡!

辰宇明与辰南一脉相传,玄功一样神妙无比,能够遮掩住真实修为。辰南到现在还不没有摸清对手到底强横到了何等境界,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正在这个时候,澹台璇自魔穴中冲了上来,她对辰南传音道:“你往西北方向逃走,我会暗中助你。”

辰南同样传音道:“好意心领,我自己能够应付一切!”

“杀!”正在这时辰宇明大喝。

裂空剑神光暴惩百丈,向着辰南劈砍而去。威霸的剑气。将虚空都斩破了,更是将石林中众多高大的巨石都冲击的粉碎了。一道道剑气,如骇浪狂涌一般,向前疯狂肆虐而去。

辰南举大龙刀相迎,一条巨大的青龙咆哮一声,飞腾而起,声震天地,与那剑气激烈地冲撞在了一起。

远处观战的修炼者骇然,不断向后退去。

然而就在这时,惊变发生了。剑气与刀芒,不断肆虐,终于冲上了魔穴旁边的巨大地石碑。石碑连连颤动,最后竟然发出震耳欲聋的大响,拔地而起,浩荡起滔天的魔气,向着辰南与辰宇明劈砸而去。

辰南早先就曾经拿这石碑与镇魔石暗暗比较过,眼下见它果真通灵,立刻感到大事不妙,展开神王翼快速躲向了一旁。

辰宇明看到巨石碑来袭,有些愕然,不过紧接着他举起了手中的裂空剑,狠狠的向着高空斩去。

“轰,

滔天的魔气汹涌澎湃,巨石碑浩荡出一股异常可怕的波动,居然生生将辰宇明轰击的翻飞了出去。

古老的石碑如一个巨魔一般,舞动着庞大地躯体,横劈竖砸,将辰宇明硬是轰击的狼狈得翻着跟头。

众多观战者骇然,快速向着远方退避,几个老魔王也急忙命令本门弟子逃避。

不过,为时已晚。

巨大的石碑,涌动着滔天的魔气,一路轰击辰宇明,冲进了人群中。

“轰”

血肉横飞,这远古巨魔般的古老石碑,当真是所向披糜,一次劈砸就将近五十人碾成了肉酱。辰宇明更是被砸进了地里,手中裂空剑险些脱手而飞。

“天啊,魔主发怒了,快逃啊!”

“传言果然是真的,魔主之墓不容亵渎!”

……

所有人都开始疯狂逃散。

就连几个老魔王,也吃惊的在高空之上凝视着,没有任何上前的打算。

大地在颤栗,石碑仿佛能够翻江倒海一般,将整片天地都搅动的剧烈波动了起来,仅仅片刻间便有数百人被石碑轰杀了。

辰宇明无比惊骇,石碑似乎锁定了他,恐怖的魔气将他冲击的都快散掉了。无乱他怎样逃,就是无法甩开石碑,即便将之引向人群,不过是多波及到一些无辜的生命而起,石碑宛如有灵智一般,对他紧追不舍。

最后,魔碑硬是生生将辰宇明半边身子砸的血肉模糊一片,粉碎的手臂再无力握住裂空剑,一股似龙卷风般的魔气呼啸而过,将裂空剑卷向了魔穴中。

至此透发着磅礴魔气的古老石碑才停止了轰杀,飞回到原位。

辰宇明简直欲哭无泪,他竟然失去了裂空剑,而且竟然是被一个死物抢走的,眼看着裂空剑坠入魔穴中,他直欲发狂。

辰南处境更糟,一股无形的力量牢牢锁定了他,拉扯着他向魔穴内飞去,仿佛一个远古巨兽即将要把他吞噬掉。

澹台璇有些惊讶,有些不解,最后冲着辰南传音道:“辰南,我相信你吉人自有天相,你历经万岁岁月都能复活过来,我相信你这一次一定不会有问题。”

与此同时,李道真也焦急的用神念秘密向辰南传音道:“表哥,万一你能够回到人间界,你要小心一个叫梦可儿的女子,我觉得她和澹台璇有着莫大的关联。我并不是说澹台璇不好,相反,这万年来我多蒙她照顾。只是,即便是经过万载岁月了,我都始终看不透她,这让我觉得有些可怕。她不是一个真正的天使,就绝对是一个异常可怕的恶魔。我不知道,她为何如我一般赶来救你,所以我觉得你要小心……”

辰南什么也听不到了,只觉得耳畔呼呼生风,眼中是无尽的黑暗。

时间似乎停止了,辰南陷入了永恒的黑暗,无止境的下坠再下坠……

鄂州能治男科的医院
宝宝母乳性黄疸症状
如何鉴别眩晕头晕头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