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末道天尊 第一百一十七节:跟他道歉!

来源: 分类:都市 查看:3次 时间:2019年06月02日

末道天尊 第一百一十七节:跟他道歉!

吴易听到林智的解释,不禁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他的苦衷。

“那如果可以居住三人,需要什么条件呢?”

林智想了想说道:“地境一阶是两人,地境二阶是三人,应该就是这样。但这是针对修士的,不是针对变异者的……变异者的待遇相对还要弱势一些。“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间里,已是穿过了下坊,来到了中坊之中。

站在下坊通往中坊路口的两名兵士看到林智穿着兵士的铠甲,身边的吴易也是衣服整洁,便没有多加阻拦,直接就让两人走了过去。

走到中坊之后,吴易明显就感觉,这里跟混乱,肮脏的下坊根本就不像是在同一个城市。

至少半年多之前,吴易在汉阳城里虽然就划分了上中下三坊,用来将修士武者和平民百姓的居所区别开来,但远没有现在这么明显。

虽然人依旧还是很多,但至少遍地可见的乞丐是没有的,来来往往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地境的修士武者,以及一些模样有些古怪的变异者,但看得出来,这些人都不是缺吃少穿的主。

即便城内食物和淡水有限,烈阳天尊一门也没有亏待这些地境实力的修士。

莫说此时妖兽在城外虎视眈眈,就算是太平时期,地境武者都是一个门派的中坚力量。

尤其是现在天地灵气消失,至少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想要再修炼到地境已经比原来困难多了。

林智和吴易走在中坊的街道上,林智不时地告诉吴易,哪一家店铺可以以物易物,哪一家店铺会收购一些什么东西,哪一些提供修复灵器的服务,哪一家又是炼器店铺……

待到吴易转过了这一条街道,突然有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的青年对着吴易和林智迎了上来。

那青年对着林智和吴易鞠了一躬说道:“两位前辈好!”

吴易对那青年拱了拱手,权作回礼,只听那青年说道:“两位前辈,在下是旭日斋的仆役,明天旭日斋恢复正常拍卖,有不少城外分会运过来的好货,希望两位有兴趣的话,明日午时前来捧场!”

旭日斋,吴易是知道的,这是汉阳城里最大的一家拍卖行,想不到末世之中居然得以保全,还营业至今。

这一份气运真是不得了!

吴易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不知道明天都有些什么好东西?”“有好几件地境上品的灵宝,还有一些珍贵的药材,当然了……”青年仆役笑了笑说道:“我们旭日斋每次拍卖都是会有神秘拍品的,这就只能请您自己移步去参加拍卖会了。”

吴易听到有神秘拍品,心中也是微微一动,想要去碰碰运气了,不禁又追问道:“不知道贵斋用什么来结算?不会还是银元吧?”

青年依旧带着笑脸对着吴易作了一个揖道:“您还真是会开玩笑,银元这东西敝店已经很久不用了,自然是用灵石来结算的。”

“那粮食和物资可否结算?”吴易想到这里,已是用敛气凝声又问了一句。

青年仆役听到吴易的话,当即眼睛笑得都眯了起来。

“自然可以,敝店到时候会按照市价进行抵扣的。”

现在汉阳城里最稀缺的是什么?虽然灵石也很稀缺,但肯定不是灵石,而是粮食!

尤其是围城那七天,据说连烈阳天尊的门人都快要断粮了。

这种时候手里还有余粮的人,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肯定是手段通天的人物!

“成!”吴易拍了拍手笑道:“我记得你们旭日斋的拍卖会是可以预约的吧?你给我一张预约令牌吧!”

“好的,这是一张上座的令牌,请您收好!”青年仆役从怀里取出一枚纯金的令牌,上刻一轮旭日,下标着一个繁体的“四”字。

随后他双手捧住递到了吴易的手中说道:“欢迎您准时前来参加,下面的数字代表您可以带连您在内的四人入上座。希望您满意。”

吴易一接那令牌,只觉得手心一沉,他身边的林智却已是嘀咕了起来:“这旭日斋还真是财大气粗,令牌都是黄金做的。”

吴易也不多看,直接将那枚令牌扔给了林智。“现在黄金和银元一样,都不值钱了!”

没等林智反应过来,吴易已是调侃道:“要我说,如果旭日斋敢拿三品灵石做令牌,那才是真牛逼!那我就预约完了直接抱着那块令牌回家修炼去了,不还了!”

林智被吴易这句话一逗,也是笑了起来,端详了一会,又把令牌还给了吴易,跟着他穿过了中坊,绕过了好几条街,来到了街道的尽头。

刚到街道的尽头,只见拦在此处入口的四名盘腿坐在地上的武者猛然睁开了眼睛。

吴易一眼就看到这四人清一色的月白长袍,上绣烈日图案,显然是烈阳天尊门下的弟子。

至少是地境四阶的实力!

由此可以看出,这上坊的地位超然,多半都是烈阳天尊门下弟子和眷属居住的地方。

“来者何人!所为何事?”坐在最中间蒲团上的武者不带任何情愫地质问道。

吴易对着那名武者拱了拱手说道:“在下前来拜访一位故人!还请行一个方便!”

“故人?”那名武者身边的弟子冷声笑道:“每天像你这样说要进上坊找故人的,没有一万,也有一千,我们上坊里,哪里有那么多你们这些闲杂人等的故人!”

话音落下,另外三名武者也是一齐冷笑了起来。

“大胆,我们要找的是……”林智刚要发作,吴易已是抬起手来,拦住了林智,他正要说话,那守在路中间的武者已是又开口了。

“我们大胆不大胆不知道,但规矩就是规矩……”他仿佛是要看吴易的笑话一般,冷声说道:“若你真是要进上坊找故人,那就请他出来接你吧,否则的话,还是请回吧!”

“哼,小子,你可不要想着硬闯!”那一开口就奚落吴易的武者落井下石道:“私闯上坊,可是足以立毙当场的罪过,这几天死在我们兄弟手下的蠢货已经不下五个人,希望你不是下一个!”

“好,那我就把她给叫出来!”吴易说完,那名最中央的武者已是冷声道。

“请便!”

吴易也不与这些弟子废话,直接抬起手,须弥戒指里取出那一枚珊瑚色的传音石耳坠,将一道灵气灌入到了其中,对着耳坠说道。

“我到上坊的门口了,这些人不放我进去,你来接我一下!”

话音落下,吴易却没有听到耳坠那一头有声音,却是耳坠上的颜色一闪一烁,就好像有人在向他的方向走来一样。

“哼!”那名话最多的弟子又笑了。

“你的人呢?”

“这位道友,每天像你这样故弄玄虚,想要混入上坊的人,我们见得实在太多了。”盘腿坐在最中间的武者用奚落的语气说道。

“稀奇古怪的花样我们也见得多了,比你更玄的也有,但无一例外都混不进去的!请回吧!”

“滚回去吧,小子!”

“上坊是你这样的家伙应该来的地方吗?”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怂样,真以为自己是高手了?”

其他三名武者也纷纷嘲讽起吴易来,甚至有人把手放到嘴边,发出“嘘声”来了。

就在林智也是面色发红,似乎是不确定吴易真的跟上坊里的人有关系,拉了拉他的衣角,想要问他,是不是要退走的时候……

“都给我闭嘴,让那个人进来!”

只见一名少年疾步从上坊之中走了出来,那少年一身白衣,剑眉星目,眉宇之中更是有一股桀骜之气。

正是华天引的爱子――华天佑!

“华,华公子!”刚才还对着吴易发出“嘘”声的三名弟子顿时就好像被人用屎盆子拍在了脸上一样,大气都出不了一声了!

只有那最中央的武者缓缓站了起来,侧过身来,对着华天佑鞠了一躬道:“华公子,在下只是例行公事,不知道此人是公子的朋友,还请恕罪!”

华天佑冷笑一声,指了指他身后的吴易说道:“跟我道歉没用,跟他道歉吧!”

那名地境四阶的武者听到华天佑的话,脸色顿时一变。

他看得出来,吴易不过是地境二阶的武者,连三阶都没有到,否则他也不敢对着吴易一阵的冷嘲热讽。

要是走过来的是一个地境大圆满武者,甚至是一位天境实力的天尊,他们这些家伙怕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就乖乖挪屁股放人了!

可是让他一个堂堂地境四阶的武者去给一个二阶武者道歉……

这……

“这什么这?”华天佑冷声笑道:“看来你是想去下坊维持秩序了?还是想要去城墙上冲锋陷阵了?”

华天佑刚说完,那名地境四阶的武者,顿时面色一变,急忙转过身来,对着吴易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虽然他面色铁青,依旧对着吴易说道:“这位公子,在下偶尔冒犯,还请您海涵。”

面对身边林智那近乎惊呆的眼神

末道天尊  第一百一十七节:跟他道歉!

,吴易淡淡一笑,抬手说道:“没事的,你也只是执行公务而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