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幻

神妻降临,夫君请接招 034 没有章节名

来源: 分类:科幻 查看:3次 时间:2019年06月06日

神妻降临,夫君请接招 034 没有章节名

十五蕊跳下神坛,觉得空气有着片刻的荡漾,就一刹,她的眼前豁然一亮,湿润的空气夹杂着水滴迎面扑来,打在脸上略微有些疼痛。

十五蕊跃出了神坛。

外面的世界正下着倾盆大雨。

夜色正浓,乌云压顶。

一只仙鹤从十五蕊后方飞过来,将她稳稳地托住。

十五蕊想也不用想,这只仙鹤一定是机械的。

趴在机械鹤身上,十五蕊往身后望了一眼,她跃出来的地方,什么也没有,除了黑压压的乌云再无其他。

神坛,果然是在天上。有那么一瞬,十五蕊有点感叹乐氏秘术的强大,居然能将建筑物造在天上,还不为人知,实在是厉害。

透过浓浓的雨雾,十五蕊开始四处寻找她心中的那一抹白影,可是此时,哪里还有炎辰的的身影?除了雨,就是雾,整个儿的雨中夜色,与白一点关系也不沾。

机械鹤驮着十五蕊盘旋而下,将她放在雨中,然后朝着神坛的方向飞去。

十五蕊也顾不得许多,一落地就开始四处寻找炎辰的身影。

这是一处郊外,与人一般高的草丛随着冰冷的狂风此起彼伏,恰如草的海洋。

雨点打在十五蕊身上,落在地面的积水坑里,溅起一个个硕大的水泡,对于这一切,十五蕊毫无知觉。此时的十五蕊想的是得赶紧找到那个让她感动,让她倾心,让她烦躁的臭小子。

炎辰如此这般地跑出去,多半是误会了她的想法,她要赶紧找到他,然后大声地对他说,她愿意。

她也愿意永生永世,不离不弃。

虽然她剩下的生命非常短暂。

“炎辰----!”

帝星的郊外从来都不缺的是危险。狂风大作的黑夜,风的呼声犹如野兽般的叫嚣,一波又一波的草浪刷过十五蕊浸湿的衣襟,“嗤啦啦”作响,豆子般大的雨点无情的倾落在大地之上,发出无数落石似的巨响,所有雨夜的声音汇集,在十五蕊的耳边奏出一曲凄凉而委婉的歌。

独独不包含恐惧。

怕黑的十五蕊早已顾不上害怕,她赤手拨开一撮又一撮的野草,踢踏在没过鞋面的泥水之中,一步步艰难的前行,“炎辰----!”

女子响亮的呼叫声划破夜空,却沉淀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没有回应。

手上,开始陆续出现一些细小的伤痕,被野草割的。血水融入雨水之中,早已分不清彼此。

新鲜的血味,顺着狂风飘出,人族的香味亦然。

忽而,天空之中的乌云被镀了一层金光,一道道光芒随着云与云之间的缝隙飘洒而下,照耀在茫茫的雨帘之上,半空中,无数的剑光纷飞,千万把剑忽然腾空而起,将雨夜与光芒相隔离,恍若两个世界。

光芒之中,下起了剑雨。

神之光,剑之殇。

熟悉的剑光,让十五蕊朝着亮光处拂草而去。

果然不出十五蕊所料,剑雨的中心,正是炎辰。

那一抹忧伤的白,刺红了十五蕊的眼。

她不解,炎辰何以悲伤至此

神妻降临,夫君请接招  034 没有章节名

她只字未说,他已断定她不愿?

泪水再一次滑落,本来鼓足勇气一往向前的心,在见到炎辰的那一霎,破碎成一地。

凌厉的剑雨打在炎辰身上,他不躲,也不避,鲜血,早已染透往日华丽的衣衫,顺着金光缓缓流向黑暗。

万剑穿心。

于心处消亡。

只留伤痕。

血人一般的他被戾气所笼罩,在神圣的光芒之中格外的刺眼。

十五蕊一路狂奔,她的脸颊上布满泪与雨,滑落在脖间,皆消失不见,徒留下的是痕,带着她内心彻底的绝望,与伤情。

“炎辰,你停下来----!”

“你快停下来啊!”

凄凉的呼叫带着些许颤抖,娇弱又执着,奈何黑暗太深,风雨太大,声声淹没其中。

被无数剑光包围的人影似有点不稳,炎辰回过头,好似又没有回过头。

十五蕊胸中大痛,呼吸几乎都要停滞,他,还好吗?

“炎辰----!”

伸手触碰到最外围的金光,十五蕊被弹出几米远,跌落在泥水之中。

十五蕊不甘地爬起来,继续向前冲,她不能眼睁睁看着炎辰自取灭亡。

他这是,要自杀么?

内心没来由的猜测让十五蕊惶恐,一直以来孤独的心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

绝望的孤独。

十五蕊再次跌落在地面,雨和泪皆将她的眼眶填满,她已经看不清前面的人影,但是,她一定要进去,她宁愿这煦煦剑雨打在她身上,也不要看见它们伤害炎辰。

无数次的跌落让十五蕊浑身酸疼,这一点小伤相对于心中的疼早已不算什么。十五蕊奋起而挣扎,她奔向光圈的动作渐渐缓慢,精力几乎耗尽,十五蕊绝望地跌坐于雨中,黑发贴在她的脸颊上,书写出一道道伤痕。

心中的伤。

她亲眼看见剑雨中的人半跪在地上,一只手撑着剑。

形如半幅骷髅。

剑雨还在无声的下。

剑剑入心,有炎辰的,也有十五蕊的。

要是她的能力够强就好了,那样,她也许可以在最初的时候抓住炎辰,她也许可以追得上炎辰,她也许可以闯得进光圈,那样她就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许多种的也许,偏偏没有一个例外。

她一件也做不到。

十五蕊有史以来第一次为她的无能自责,她垂着头,再也不敢看剑雨中的人,她的手深深地抓进杂草之中,悔恨。

天上的乌云更浓,雨更大,泪水如雨水般滴落在泥泞之中,比雨水更多更猛。鲜血,顺着手指滑出,染红了一地的泥水,十五蕊不以为意,这点血,比起心中滴落的血,谁多?比起剑雨中的那个人流出的血,谁多?

万箭穿心啊,一波又一波。

十五蕊的头轰然一疼,晕倒在了泥泞之中。

应该是被砸倒的。

一个佝偻的黑色身影拿着一根棍子将十五蕊敲晕,然后将她拖进了深深黑暗。

剑雨下得足够多,发泄出了心中连日来积蓄的怨气,炎辰收招。

光芒消失,剑雨化为大雨,滴落在他身上,与天地融为一色。

在炎辰的人生当中,从来就没有怕字。

曾经,他剑扫千军万马,独战邪魔妖道,从来不知道怕为何物。

但是那一刻,当她见到十五蕊泪水的那一刻,他害怕了。

他怕她说,她不愿意。

一旦那几个字出口,他该如何面对她?

他一直在说她逃避,没曾想到,最后逃避的,却是他自己。

他,终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般强大。

一股鲜血从口中喷洒出来,落在本来就已被红色染透的衣衫之上,瞬间没入其中。

惨白的脸上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炎辰站起身,蓦然抬起头,乌黑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深红,那是,情的印证。

丢了的心,总要拿什么东西来弥补。

锦衣纷飞,扬起的是淡淡哀愁,天宽地广,抹杀不掉那一股倔强的坚强。

乌云渐渐散去,玉盘一般的圆月初露,大雨停歇,阵阵泥土味夹杂着新鲜的血液味道,扩散在辽辽原野。

深红色眸子中的情殇忽然凝固,变得细碎,随之消散,杀意顷刻间轰然爆发,如人高般的野草纷纷倒地,紧紧的贴在地面之上,俯首在那坚毅的玉影周边。

一个冷笑豁然漾开,指尖划过剑身上的鲜血,整个大地为之瑟瑟发抖,很好啊,居然敢在他愤怒之极劫人,是怕他的怒气释放不出去么?

猜你喜欢